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聞搜索
 
 
第四節:父親拉斯洛和母親克拉拉
作者:台北西洋棋    发布于:2010-12-02 08:35:45    文字:【】【】【
儘管波爾加姐妹名揚天下,成為全球新聞傳媒追蹤的熱門人物,然而當過卡斯帕羅夫教練的俄國著名棋手阿曆山大,尼基金卻這麼說:波家最具創造性的還是父親拉斯洛,他發明了獨一無二的教育方法,使三個女兒成為高品位的職業棋手。波家三姐妹都是鑽石。
    拉斯洛,波爾加是一位猶太籍的匈牙利人,原來在布達佩斯的中學裏教心理學。無論在棋界,在教育界,他都被視為一位不可思議的人物——
    他不大懂棋,但他是一位天才教育家;
    他為人固執,獨斷專行,但他能將女兒當成年人來尊重;
    他從不讓女兒去上學,卻又給了她們高等的教養;
    他嚴格規定了女兒的訓練計畫,一天也不能中斷,卻又放手讓她們嚴肅的玩
    他講究實際,卻又懂得為女兒精心包裝
    他是一位富於思想的學者,但他同時又是一位精明的商人。
    他無情地批判歧視婦女的傳統觀念;
    他帶領女兒發動了性別之戰
    他敢於和棋壇權威唱對臺戲;
    他擾亂了西洋棋世界的安寧。
    拉斯洛和他妻子克拉拉的結合充滿了傳奇色彩。克拉拉,波爾加原名克拉拉,阿爾別格,是俄羅斯人,在學校裏教語言學。這對異國情侶最初是在蘇匈青年友好通信活動中成為筆友的,一直無緣見面。直到1965年,克拉拉來到布達佩斯,才見到拉斯洛。那是多麼有趣的初次約會!他們談個沒完的就是波爾加實驗。儘管當時克拉拉還僅僅覺得拉斯洛是一個有趣的人,還沒想過我會和他結婚,但做事風風火火的拉斯洛第一次約會便嚷著要和她生六個小孩,還說有辦法把他們培養成莫札特那樣的天才。
    拉斯洛是波爾加實驗的設計師,他的異端的教育思想,完整地表達在他所撰寫的[也可以這樣培養]一文中。
    最初,波爾加實驗並沒有確定選定哪樣一個具體的訓練項目,最後選擇西洋棋完全是出於偶然。其實他們夫婦都不大懂棋,拉斯洛稍好一點,然而到大女兒長到七歲時,他亦不是她的對手了。
    不大懂棋,卻成為西洋棋之父,奇怪嗎?當代棋壇有幾位天才棋手,象英國的奈格爾,肖特已及俄國裔的美國棋手卡姆斯基,兩人的父親都不是棋壇高手,然而共同的是他們都迷戀西洋棋,精力旺盛並且懂得教育,還有很好的組織策劃能力。拉斯洛夫婦也有這樣的特點。
    其實,正如俄國著名特級大師,心理學家克羅吉烏斯早就論證過的,象棋天賦能遺傳下去的很少,子女能象父母一樣成為世界名手的幾乎找不到一個實例,倒是兄弟,姐妹共同生長,一起成為為世界名手的有不少例子。
    拉斯洛夫婦所做的事情遠比肖特以及卡姆斯基的父親更為艱難。他們從事的是一個前無古人的人才工程,他們要帶領女兒闖入西洋棋這塊男人世襲的領地,而且要把溫柔的女子訓練成棋盤上的頂級殺手
    他們絕沒有想到,開始波爾加實驗的那一天就等於為自己開啟了一扇地獄之門,從此捲入衝突的旋渦,折磨不斷,了無寧日。先是由於不讓女兒上學,激怒了教育部門,要告他們觸犯義務教育法,為此抗爭多年;接著讓女兒挑戰男棋手,又遇到棋界權威的封殺,甚至還引起外國不少女子棋傑的妒忌,風言風語,蜚短流長;並且,為了照顧女兒,被開除公職。為了籌集女兒的訓練,比賽經費,弄得囊中羞澀,他們甚至不惜變賣家產,把一個福林(匈牙利幣)掰成幾個來用。
     克拉拉曾經這樣描述她含辛茹苦的經歷:1981年,她要陪12歲的蘇珊去英國參加世界少年賽,但學校不准她請假,她一氣之下辭了職,從此專心教育孩子。促成她下決心的還有一件事,就是一位羅馬尼亞女棋手對她的勸告。那位女棋手的女兒因故自殺了,做母親的一背子懊悔沒有多些和孩子在一起。克拉拉以一位偉大母親的深厚的愛,在漫長的歲月裏不斷滋潤著三個女兒的心,陪拌她們走南闖北。女兒都稱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無話不談。她不懂棋,但新聞界都形容她是:賽場裏最著迷的觀眾。從蘇珊出生至現在,波爾加實驗差不多持續了28年,拉斯洛夫婦仍然堅持不懈。這也許還要歸因於拉斯洛身上的猶太人血統。

     全世界的猶太人僅有4000多萬,占全世界人口的比例不到1%。然而在獲得諾貝爾獎的學者中,猶太人卻占了30%的比例!而在西洋棋界,猶太人的成功比例就更大了。歷代13位男子西洋棋冠軍中,就有斯坦尼茨,拉斯克,鮑特維尼克,斯米斯洛夫和塔爾五位猶太人。另外,還有菲舍爾和卡斯帕羅夫則是半個猶太人。這並不是偶然的,在猶太人的傳統中,對知識份子的推崇,往往會驅使他們努力在科學,文化領域作出偉大的建樹。拉斯洛也不例外。在他的實驗中,蘇珊還僅有6歲,他便她在西洋棋與數學之間作出選擇,並下狠心不讓女兒到學校去上學,以免分散精力。也許只有猶太人才能把實驗作做得那麼出格,才能女兒這樣斷然地選擇終生的追求,義無反顧。
    拉斯洛的出身名門的爺爺死于德國納粹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他媽媽雖然逃過了納粹的屠殺,但也因心靈創傷而患上精神病。而在解放後的東歐,包括凶牙利,仍然殘存著對猶太人的偏見。80年代中,波爾加一家與凶牙利棋協的矛盾亦不排除有這樣成分。拉斯洛的血脈中,繼續了猶太人這個非常特殊的民族抵禦貫穿多少世代的虐待的傳統,他們一家也因為經常處於逆境而變得非常堅強。在父母的教誨下,三姐妹脖子上都佩戴著掛有以色列先賢大衛王之星的項鏈,顯示她們在競爭中的自尊以及對她們飽受劫難的祖先的崇敬。三姐妹昂著高貴的波爾加頭顱,願大衛王保佑我!
    拉斯洛還十分成功地擔當了女兒的經濟人,他憑著猶太人固有的精明的商業頭腦,巧妙借助新聞傳媒,不斷製造轟動效應,在全世界製造了一個波爾加神話,使女兒成為棋藝市場中魅力四射的緊俏商品。他又多方奔走,四處談判,討價還價,使女兒成為身份頗高的職業棋手19937月,在裘蒂17歲生日時,瑞士電視臺想對她做一個5分鐘的專訪。當攝製車隊抵達布達佩斯時。由拉斯洛出面談判,瑞士人要為這次專訪支付2萬美元的報酬。事後,一位元記者感歎到:我敢打賭,去採訪克拉姆尼克的代價要比這兒便宜的多!
    儘管對於波爾加實驗的教育思想世人仍然見仁見智,然而波家三姐妹的棋藝成就卻是舉世公認的。現在拉斯洛又借助三個女兒榜樣的力量,在全世界推動兒童棋藝智力的早期開發。近幾年他頻頻在世界少年棋賽間,向來自世界各國的少兒棋手,教練們講授他的實驗。他還錄製了拉斯洛,波爾加5000的卡通錄影帶,向全世界發行。據英國[CHESS]雜誌報導,去年初在國際棋聯主席的家鄉艾理斯塔,舉辦過一次國際性的嬰兒西洋棋賽,共有來自十幾個國家的64個一歲以上剛學會走路的嬰兒參加比賽,結果是英國一位女嬰夏洛特,格雷思獲得了冠軍[CHESS]雜誌刊登了她的照片以及一個7步成殺的對局。據夏洛特的爸爸,來自倫敦的一位元電腦程式專家說,她的女兒就是看了拉斯洛的卡通錄影帶學會下棋的。
拉斯洛使全世界的西洋棋大大地年輕了!
图片
脚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