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聞搜索
 
 
第六節:拉斯洛——我們是怎麼培養她們的
作者:台北西洋棋    发布于:2010-12-02 08:37:13    文字:【】【】【
我們還未能確切知道,人的智力在多大程度上由遺傳而來,又在多大程度上是由後天環境的影響而得到。但是,現在我們越來越擅于去嘗試培養和發展智力(比起研究在複雜的實際情況中,怎樣的社會因素決定了個體的能力來,人們更容易把事情歸咎為遺傳上的差異)。

  美國心理學家讓·沃森是行為主義的創始人之一。他曾經很自信地斷言:如果肯為他提供10個健康的嬰兒,他就能根據自己的願望隨便把他們培養成為學者或者罪犯。傑出的前蘇聯心理家圖爾琴科認為:"天才很少有,但與其說天才很少由人生出來,不如說天才很少由人培養出來,這樣說更恰當一些。"我本人贊同沃森、圖爾琴科的樂觀的意向。正因此,我開始研究並發展我三個孩子的能力,早在她們出生之前,我就制定好這個計畫了。

  最受公認的匈牙利天才兒童教育家依什特旺·哈爾馬尼這樣寫道:"按照我的判斷,波爾加家庭實驗乃是匈牙利千年歷史上最重要的心理實驗。若能按他的方法教學,讓天才盡可能地發展,該是功德無量!我深信這一點,沃森不能證實自己的理論,因為他無論何時也得不到10個健康的嬰兒來配合他實施他想像中的實驗。正因此我認為這是匈牙利最重要的心理學實驗。因為沃森的原則被最為成功地採用了,而且,不是在一個孩子身上,而是在三個孩子身上進行。這就在實際上給整個實驗的成效提供了最為有取而又是最有分量的證據。由這樣無論何時都可以做的遺傳學的實驗,是否也會得到繼承了同樣才能的效果?當然是這樣。這個實驗之所以十分重要,不僅由於上述的原因,還因為我很清楚,在這個領域中人們從未有過做這樣實驗的機會。"

所有孩子都是天才

  教育和培養幼兒有決定性的意義。就腦力的進化而言,不僅必須有物質營養,還要有早期的刺激。36歲的所有兒童都是極賦天才的。直到通常的托兒所--幼稚園階段,他們都具有巨大的受教育的潛力,應大力加以運用。早在14歲的階段,就有大量的資訊傳達到到他們那裏。孩子對自己環境的適應特別好。孩子的許多素質規範起來比成年人來得容易且有效。可以假定,大腦出現互相影響的新細胞的數量、細胞的活動以及神經的連接,都會有所增加。而當大腦充分發育之後,這些能力就大大衰退了。也因為如此,人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接受能力越來越差。在人的生活中開頭的610年,不良環境是極為有害的。在以後的階段,很難再培養甚至不可能補償在兒童的早期開發能力階段未來得及做的事情。我同意美國心理學家馬依·皮涅斯的看法:無數的孩子由於在他生活的關鍵時期--由出生到6--沒有受到智力發展的激勵而受損失。

  人們通常說,孩子在6歲之前大腦仍未成熟,不必作教育。我的看法正相反,多數的成年人(雙親和教師)不夠重視早期教育,缺乏訓練孩子的教養。如果我們希望獲得長遠的利益,我們就必須"不放過"孩子的早期教育。那些被稱為"神童"的孩子的成就不是偶然的事情。我完全同意列辛格的看法:"真正的奇跡是那種可以而且必定能在現實中做出來的奇跡"

父母是最好的老師

  在孩子的智力發展過程中,家庭起著重要的作用。父母和孩子之間深厚的感情關係,最能鞏固家庭教育的效果(大家都知道,在孩子的早期,感情具有最主要的作用)。家庭為孩子提供了互相影響的第一個空間。家庭的成員是他最早的模仿對象。小孩的自我意識恰恰是在家庭的背景中形成的。從孩子發展的角度看,兄弟姐妹之間的情誼並非無關重要。一個家庭有三四個孩子是最適合的。它可以讓小孩得到互相適應、健康的競爭、互相幫助的可能。

  很多父母想讓孩子充分發展他們的能力。無論如何,當傑出能力早期出現時,不是父母就是老師可以加以確認,並細緻而耐心地發展這些能力。我同意德國教育家日爾曼·羅爾的看法,為了把孩子培養成天才,一個長久起作用的東西就是"成人對孩子傑出天賦的高度熱情,這種熱情和支持會領導孩子走上發展這種天賦的道路"毫無疑問,父母就是孩子最重要的早期老師

我們怎樣培養?

  有人可能會問,我們力圖有意發展我們女兒的什麼特點和能力,發展她們的什麼素質?當然多啦,比如就有這些:信心、勇敢、力量、頑強、熱情;在估計人和事時持客觀態度;在觀察、研究中的精確;順境、逆境中的抵抗力;執著的勤奮寬容、機敏;對批評寬宏大量(即使是不公正的),至少不妄自尊大削弱自己的能力;在衝突中寬容,守紀律;安排有計劃;對緊張活動的渴望;喜歡有思想性的工作和作品,有創作的渴望;確立一個切合實際的目標
    其中,除必要的天份之外,還要有表現直覺的能力,自我恢復的能力,避免公式化確立新目標的能力,對分析鬥爭的愛好,評價的能力,在瞬間明瞭事物的能力,對競賽活動中的時間感覺、安全感覺,為自己營造一種合適的心情(即心平氣和又勇於鬥爭)的自我調節能力,抽象思維、具體計算、運用計謀、平均分配注意力的能力,想像力,認識別人(深入瞭解對手很重要)的能力,經濟的思維,認識自己的天份,有主動性,愛好積極的研究,目的明確的忙碌。不應把娛樂、功名欲置於創造性的勞動之上。讓家庭充滿互相尊重、友愛的工作和學習的氛圍很重要。我們的培養原則幾乎區別於所有的普通人。我們認為:必須訓練四五歲孩子"嚴肅地玩"。早期,我們開始帶孩子去玩,讓她們瞭解美,學會發現,研究外語。這些我們做到了,因為姑娘們全都喜愛這樣。

  我們總是努力在她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科學地建立對孩子的一切影響(在任何情況下、在什麼範圍、允許到什麼程度),當然,這些規定能和她們相適應很重要,我們把她們當作成人來尊重,信任她們,讚賞她們,不斷承認她們的優異成績。這也是鞏固她們的頑強、認真態度、自信和雄心壯志的成功(孩子們很喜歡陶醉在成功的喜悅和受到承認之中,誰不喜歡這樣呢)。學習和下棋中的迅速進步,使女兒們一天一天、一小時一小時甚至一分鐘一分鐘地注視自己的發展。她們意識到,她們的變化和成功的秘訣就在經常的、勤奮的用功學習之中。她們總是迫不及待的等候教練和對手的到來,姑娘們很愛競賽。我們對她們說,通過不斷學習可以有巨大成就。我們強調,世界冠軍全世界只有一個,因此,更為可取的是向她們提出成為傑出的競賽獲獎者,成為正直、受尊敬的和有競技精神的人作為奮鬥目標。無疑,所有這些都不過是我們的宿願……但若真的由夢想變為現實,便會大大影響她們自己以及那些和她們一起工作的人。無疑,社會條件起很大作用,這些條件也許會保護天才孩子,也許是妨礙她們。

早期專業化

  我們為什麼要讓孩子早期專業化呢?眾所周知,現代社會要求專家要在一個相對較窄的領域內有深厚的專業知識,這樣他才能做成一件大事。為了有這樣大的成就,就必須在人成長的早期開始行動。

  因此,我們的孩子基本上是在發展自己的象棋能力中成長的。在這樣專門的活動方式中,我們一步一步地發展了她們的能力。我們希望(為什麼就不能希望?)這個過程將持續到她們2530歲的階段。目前,她們的能力還未充分開發。

  不過,專業化並不意味著必然會有精神上的眼界狹窄。比如說蘇珊吧,除了母語,還會講英語、俄語、德語、世界語、保加利亞語和西班牙語。所有的姑娘都愛旅行,觀察世界,喜歡瞭解人,交朋友。等到以後,當她們成長到1518歲的階段,她們的視野開闊了,她們會有更多選擇自己的生活道路的機會。不過,應該記住,不僅是西洋棋的世界冠軍,傑出的學者、藝術活動家,都經常是在孩子階段便開始發展自己的專業能力的。

在學校"培養"天才

  我們的女兒沒去上學,她們平常在家學習,僅僅到年終才去學校參加考試。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學校裏的孩子對那些與他們多少有所不同的人,比如表現出自己的天份的人持強烈的敵意態度(當然同時也反感那些能力比他們差的人)。學校無法保護孩子免受不良氛圍的影響,別的小孩的粗野舉動也會不自覺對我們的小孩有影響,這個事實是存在的。普魯塔爾赫曾經寫道:"男孩用石頭扔青蛙是鬧著玩,但要是青蛙死了,那就不是玩而是大事了。"如果拿學校的教學大綱來分析,便可以看到,天才的孩子完全可以"退出"教室。許多研究家都注意到由學校造成的心理躁動,使天才孩子染上不良習氣,遇到挫折。此外,小孩在班上得不到他們力所能及的社會工作。對於他們來說,學校變得令人厭煩。學校搞平均主義,對於天才的孩子來說,這又變成一個危險,因為這個平均主義是在不高的水準上進行的。應該讓有創意思維的孩子光明正大地去做,但現時的學校未必能夠教會學生這樣做。大天才不是在學校裏尋找"精神食糧"而是要離開它才能得到。對於很有天份的孩子來說,令人厭煩地重複已經學會了的東西是一種真正的折磨。頭腦守舊的教員經常損傷那些很有能力的孩子的天資,而那些孩子則被認為是古怪的、固執的、難以接近的。不但如此看不到小孩的天份,還把他看成很沒能力的,愛想入非非的,短於思考的,喜歡搗亂的。

  現在出現一個問題:或許天才能夠不管一切,為自己殺開一條道路?答案是:不!絕大多數最具天才的孩子將失去自己的天才,而能倖存下來的只有為數不多的人,這些孩子或是不管一切妨礙,或是幸有某種偶然性而得以發展自己的天份。

  今日孩子們的精神發展被限制在學校的教科書和教學方法的範圍內,而不是在人類腦力的自然範圍之內。在學校裏講解一切,甚至代替學生解習題。此外,從一入學開始,孩子的時間就被塞滿了。在那裏孩子們和成年人很少接觸,而由於經常處於同齡人中間,他們便減少了學得更廣、更多的可能性。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認為,為不受傳統學校教育弊病的影響,研究學校的教學大綱是必要的。

在什麼程度內允許對孩子加壓?

  人們想知道,我們的孩子是怎樣支撐得住如此負荷的。她們會很勞累嗎?有才能的孩子,如果負荷不足,她們會更疲倦!從另一方面說,如果作業讓她們感興趣,那麼她們的工作精力就會變得無限旺盛。創造性的工作,如果它與孩子們的願望、計畫和興趣相符,就能抵消她們的疲勞,可以把由對弈而來的高度緊張疲勞消遣化解。因此在玩樂中,疲倦也往往就轉變為生活中的樂趣。顯然,應該讓孩子自己在身心上都覺得好,感到愉快。應該讓孩子保證有安靜的睡眠以恢復力量。並注意她們的飲食。

  早期的重負荷對孩子的個性發展有害嗎?科學暫時還未能回答這個問題。傳統的途徑--沒有負荷的童年倒可能有害。因此嘗試一下我們的途徑吧,試驗不僅是可能的、正確的,而且也是必要的。

獨立性

  當女兒還是小孩子時,我們就給她們很大的獨立性去安排自己每天的日程。她們在早上830900之間起床(視睡醒時間而定),而在21302200之間睡覺(有無精打采現象時)。白天她們先是作半小時或一個鐘頭的體育鍛煉(但有時甚至會打上半天的球),隨後或是獨自或是和教練一起解習題,研究對局,發展自己的戰略才能,擺棋譜以及作時間長短不一的對弈(5分鐘、30分鐘和60分鐘)。

  當然,當她們去旅行和參加比賽(這是經常有的)時,安排就變得不那麼緊張了。女兒自己決定她要和誰一起訓練以及參加什麼比賽。

反對歧視婦女

  通過我們的實驗,我們還打算向人們顯示在任何的智力活動中,婦女也有與男人同樣的能力。因此,我們堅決拒絕任何的歧視。很自然的,婦女如果想取得男人所能完成的成就,就得去體驗大致上相同的一系列感受。

  目前在象棋領域中對婦女的歧視,還遠遠大於在科學和藝術的領域。比如,在學校裏,女孩在與男孩一樣的條件下學習,對她們的評價是根據同樣的原則。譬如說,無論是誰也沒有提出在文學或數學方面女孩的能力低。如果分別為男子和婦女而訂出諾貝爾獎,那就成怪事了。關於女棋手的"理論",似乎以她們能力有限為依據,照我看基本是一種偏見。我們的女兒願意與男棋手比賽,她們的目標是盡可能地接近男子世界冠軍。

沿著既定的道路前進

  我們幾乎持續20年的教育實驗,需要我們作許多的犧牲,並且還要離職。我的妻子也是一位教育工作者,她是俄語、德語和世界語的教師,而我自己獻出了全部的空餘時間,常常是夜晚用於培養孩子,研究並有系統地整理專業著作。我們必須日復一日地專注于我們女兒的發展,傾注著無限的耐心、注意和理解。

  為此我們耗盡了自己的積蓄甚至祖上的遺產(大部分花費在購買專業書和雜誌上。誰不仔細注意專業的著作,他在競技領域中就沒有任何機會。還要花一筆錢去請教練和參加比賽)。從一開始,我們就要經歷和匈牙利棋協以及別的政府機關的長期鬥爭。不僅是為了我們的成績被接受,而且為了讓我們的工作不致因為妒忌、不理解以及虛假的威望等原因而受到妨礙。不管怎樣,我們將一如既往地走自己的路。它的正確性最顯著的證明就是,我們的女兒都是幸福的孩子。

  真正的童年時代離她們而去了,須知,她們構築起的不是沙灘上的城堡,而是一座真正的城堡--知識的城堡。她們體驗到塔拉什--一位傑出的德國西洋棋理論家那句話所表達的:"腦力活動乃是人生中最大的快樂,而西洋棋則是腦力活動中極具魅力的形態之一。
图片
脚注信息